您的位置:贵州快三一定牛走势图一定牛 > 時評 > 給時評作者提五個最基本的要求

給時評作者提五個最基本的要求

來源:未知 發布時間:2019-12-14 08:05 瀏覽次數:

贵州快三一定牛走势图一定牛 www.mwdqny.com.cn   預告了“也許我會批評國內時評界”,因為“實在是有些看不過眼了”。拖了好幾天,先向諸位道歉。究竟要不要寫?坦率地說,也不是沒有過猶豫,畢竟自己就是干這一行的,以后恐怕也還得在這行混飯吃。所以拖了幾天對我來說是好事,可以讓我冷靜下來。不過下面我在舉例的時候仍然會指名道姓,一方面我們不是經常批評新聞報道中的“某官員”、“有關部門”嗎?不能涉及自己就用另外一套標準;另一方面這些人都是我很敬重的時評作者,但在這篇文章,我想以批評來表達我的敬重。如有說得不對的地方,請指正。

  此前對批評時評影響較大的是葉匡政的《時評正在成為一種腦殘文體》,用語很直白,反對和支持的聲音都不少。我對此是基本認同的,但葉文主要是以揭示現象為主,而分析原因比較少。我自己偶爾也寫時評,同時還是編輯,也算閱時評無數,以此為基礎,談幾點寫時評的要求。我以為,這是最基本的。

  如果你的評論是基于虛假的事實,那就沒有任何意義。不要完全聽信媒體報道,很多媒體是不靠譜的,很多媒體人的職業素質是值得懷疑的。眾所周知的是黃靜案,最后發現事實未必像先前想像的那樣;我還想提的是彭宇案,最開始不管是紙媒還是電視媒體,平衡報道都做得很差:以影響最大的南京某電視欄目的節目來說,老太太一家發言的時長不到十分之一,尤其是其中一個段落,彭宇說了很長時間,輪到老太太一方,居然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完就被硬生生切掉了。當時我感慨,給我同樣的素材,我可以編出一個指向完全相反的片子,這個一點都不夸張。

  至于張孟蘇,當初也是騙倒了一大堆時評人,騙局穿幫之后,居然有時評人說不管張孟蘇的事件是否虛構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教育弊端確實存在,難怪有人說時評作者不要淪為耍嘴皮的詭辯家。最近的一例是北外女生被退學。作為時評人,要有分辨的能力,這是基本功,不要說我怎么知道這是假新聞,可供參考的指標很多:比如該媒體的公信力如何,該篇報道的質量怎樣,等等。

  光辨別新聞的真假只是第一步,還需要多查找背景資料。比如這次茅于軾的廉租房論,原新聞只有一句話:廉租房應該是沒有廁所的,只有公共廁所,這樣的房子有錢人才不喜歡。但是茅于軾為什么會這么說?他所說的廉租房的對象是現有政策規定的具有城鎮戶口的貧民,還是包括了農民工在內?這些信息在新聞中都是沒有的,需要自己去找。

  很多人完全基于這句話就開始大發評論,批評茅于軾沒注意到尋租才是最關鍵的原因,茅于軾歧視窮人(實際上我認為單就這句話茅于軾也沒錯,但這涉及到知識儲備和生活經驗的分歧,這里就不展開了)。茅于軾怎么會不懂得尋租最重要?又怎么會歧視窮人?——如果對茅于軾以往的言論和行為有所了解。比如劉洪波老師說茅于軾提出了一個新概念:爭取農民工住廉租房,多大的建議,茅先生為何未說出重點,而去談論廁所不要有,并身受的炮火?是不是茅先生沒有意識到他的廉租房不同于政策上的廉租房,從而忽視了一個重大的建議?其實這哪里是新概念啊,這是茅于軾的老生常談,而且,這不能怪茅于軾沒說清楚(正如前面所說,這是訪談里面的其中一句而已,而非專論),而要怪評論者資料收集工作做得不夠。

  而張鳴老師基于對窮人和茅于軾的了解,說那些攻擊茅于軾的偽窮人立場,我更贊成張鳴老師的看法。我認識的時評人莫之許,水平不可謂不高,但據他說,寫評論之前一般也會花兩個小時收集相關資料,我想這是值得學習的。

  很多評論喜歡罵批評對象愚蠢、愚昧,說某件事如何荒唐,如果這些話不是意氣之語,如果不是因為前面提到的兩個原因,那就是作者根本未能洞察事件背后的合理性。攝影記者卡帕有句大家耳熟能詳的話:如果你拍得不夠好,是因為你靠得不夠近,換成寫時評,或可說:如果你覺得不可思議,是因為你了解得不夠多。以肖志軍事件為例,大多數評論都集中于簽字制度,在我看來,是因為他們覺得肖志軍的所作所為不可思議,所以只能習慣性地用那套法律、制度話語。而實際上的肖志軍這樣的人很多,他不過是知識譜系落伍而已,不是說一句偏執就可以完全拋開的。如果能夠理解肖志軍的行為模式,那這件事最有意義的討論也許是中國的社會隔膜。

  再比如范美忠事件,郭松民之所以會在一虎一席談落下風,還是在于太輕視對手了,難怪有人說會說范美忠給時評家上了一課?;褂薪諍芑鸕摹噸泄桓咝恕?,真的那么一無是處?至少我讀了之后覺得不是那樣的,而大多數報紙的評論都是一邊倒批評該書,比如徐迅雷老師的《因為不高興一路反到底》,有朋友跟我說文章一氣呵成,讀了很快意,但所以快意,也就是出了一口氣而已。我同意曹林兄所寫的《理國主義壟斷理性符號太霸道》:這是一本炒作色彩濃厚的書。其間不乏深刻洞見和理性判斷。動不動就罵別人是左憤,其實自己何嘗不是右憤呢?

  之所以會簡單化、矮化批評對象,在我看來一是因為偷懶;二是太過放縱自己的情緒。這樣一來,等于人為把對手的水平降低,批評起來固然方便了,但“自己樹靶子自己打”有什么意義呢?

  經??吹膠芏嗥纜凼褂貌磺〉鋇姆治齬ぞ?,明顯可以看出,作者是先知道了某個概念,太過急于學以致用。印象比較深的是幾年前的曹林,經??吹剿鈉纜垡媚掣鲅?、經濟學概念,但運用得未必恰當,比如用邊際效應遞減這個概念說姚明不應該得勞模,明顯運用不當,這么說來,把蓋茨評為全球最偉大的企業家也是沒必要的,反正他也那么多榮譽了。關鍵的問題應該是是否名正言順?我個人認為,之所以讓人別扭是因為:勞模是計劃經濟之下的激勵機制,而姚明是市場經濟的成功者。

  何清漣很早寫過一篇《經濟學理論與屠龍術》,批評經濟學學者不搞腳踏實地的調查,只是坐在書齋純粹靠理論發言。何清漣的批評完全適合時評人,且不說很多時評人連屠龍術還只是皮毛,遠遠不如何清漣批評的經濟學學者。不知道是巧合還是經濟學是顯學,這種情況在經濟評論中比較常見,很多經濟評論連語氣都把學了個十足,但其經濟學功底實在不敢恭維。所謂“厚積薄發”,這是急不得的。

  翻開報紙評論版,到處都是那么幾個熟面孔,不僅量大,而且關注的領域也廣,簡直無所不通,讓人驚訝。在我看來,要寫好時評,首先是要熟悉,要么有專業知識,要么有生活閱歷。臨時抱佛腳的準備工作做得再足,也無法填補專業知識和生活閱歷的短板,何況很多人還基本不做準備工作。所以很多評論仔細一讀,還真是卑之無甚高論,而最可怕的不在于言常人之所言(雖然有其價值,但畢竟價值不大),而是很可能犯錯。

  比如張鳴老師曾經寫過一篇《中國觀眾看比賽時別亂噓》,說奧運籃球比賽運動員罰球時中國觀眾的噓聲很不文明,其實如果經??碞BA,就知道這是常態,甚至可以說是籃球文化之一種。不僅僅是中國人這么做,說起來我們還是向美國人學的,即使硬要說不文明,至少也應該提到這個背景。張鳴老師這次少有的失手,很明顯是因為貿然闖入不熟悉的領域。張鳴老師已是相當慎重的了,大多數評論都是關于教育與的。其他萬金油式的時評作者太多,不提也罷。這點我也要自省,隔一天寫一篇評中評太頻繁了,雖然更多的只是綜合眾多評論者的意見,但也難免說錯話。

  其實這五點并不是那么界線分明,而是互有交集,這么寫只是為了行文方便。寫出來希望與其他時評人、時評編輯共勉。現在時評很熱,但同時又是泥沙俱下,從業者不自重,讀者放棄的那一天也就不會遠了。